中 文 | English
首页关于国鼎经验团队专业服务非诉项目经典案例咨询中心招贤纳士联系我们
 
热点与讨论
新法速递
最新资讯
案例分析
热点案例
非诉项目
法学研究
优秀文章
 
 
 
 
优秀文章
 
论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
添加时间:2013-4-2 浏览次数:1251 来源:本站
发表者:李海霞(实习律师)
(华南理工大学 ,广东 广州 ,510640)
【摘要】:文章结合具体案例,以餐馆这一典型的经营者为例,对我国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进行深入分析,阐述了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法律性质、法律内容,以及经营者责任的限制与免除。
【关键词】:安全保障义务 附随义务 侵权责任
【基金项目】:华南理工大学校级人文社科基金资助项目(127—N7040360)
作者简介:李海霞(1979—),女,汉族,湖南人,华南理工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师,联系电话13794389756,邮箱hxli@scut.edu.cn
具体案情
原告:杜燕琼,女,1969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31楼701号。
被告:广州市樱信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所在地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地库SC-01。
2004年3月4日中午,原告脚穿5厘米高的皮鞋,经过被告所管理的阿信食街门口高约六公分的两级台阶,进去用餐,餐后离开该食街时,在门口同一个台阶处踏空而摔倒,原告的左肩碰到该食街门口处的一扇玻璃门上,致使其左锁骨近胸骨端及左肩胛骨骨折。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五八医院住院治疗,被告单位员工梁威健小姐一直陪伴,并为其买了日用品和食品,一切安排妥当才离开,住院期间也前往探望。原告认为被原告所管理的阿信食街的台阶设置不符合国家规定,地面卫生极差,造成其受到损害,故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交通费等经济损失共34516.8元,精神损失费10000元并向原告赔礼道歉。而被告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足够的注意义务,原告摔伤是由于自己的原因导致的,故不愿赔偿损失,因此发生纠纷。本案被告餐馆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涉及餐馆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的问题,本文根据这一真实案例,就此作一分析。
一、 经营者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概念及法律性质
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指经营者在经营场所对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或者其他进入服务场所的人的人身、财产安全依法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对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对服务场所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为服务场所的经营者,包括服务场所的所有者、管理者、承包经营者等对该场所负有法定安全保障义务或者具有事实上控制力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社会组织。
法律之所以要求经营者对消费者、潜在的消费者及实际进入服务场所的人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法理依据主要是社会责任的要求和危险控制理论:
1、危险控制理论。经营者了解服务设施、设备的性能、服务场地的实际情况,更能预见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损害,更有可能采取必要的措施(如警示、说明、劝告、救助)防止损害的发生或减轻损害。在属于不作为责任原始形态的对他人侵权行为之责任领域内,监督者控制潜在危险的义务通常来源于他对危险源的控制能力。因此,根据危险控制理论,经营者也应当对服务场所承担安全保障义务。
2、经营者社会责任的要求。强调经营者社会责任的依据在于公司的经济力量及其推动社会权实现的社会义务。公司的社会责任与人权中的社会权,尤其是消费者权利紧密相连。[1]服务场所是整个社会的一个重要构成部分,如果每个服务场所都安全、可靠、无危险,就可以一定程度上为社会公益、为民众建设一个安全、和谐的生活环境。经营者往往是社会的强势群体,应该为社会公益尽自己的义务。出于强化经营者对消费者的社会责任,应当规定经营者要对其服务场所的安全负责。
(二)经营者对服务场所安全保障义务的法律性质
1、我国立法的规定。(1)具有侵权行为法性质的法律、行政法规对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其中的部分规范属于侵权行为法的特别规范,它规定了经营者的法定义务,规定了违反法定义务、发生消费者人身、财产损害时的赔偿责任。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7条、第18条,公路法第43条,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8条,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第3条等。(2)合同法中涉及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合同法第53条、第60条、第122条的规定涉及到经营者的这一义务。
2、对我国经营者对服务场所安全保障义务的分析。
(1)安全保障义务的目的在于避免他人的人身、财产遭受损害,所以安全保障义务也可以界定为避免他人遭受损害的义务。“一般说来,避免损害的义务通常以加害人和受害人或危险源之间的近因关系为前提。两者都会引起责任、责任进而导致介入的义务。父母亲必须保护子女不受自伤的损害就属于典型的第一种情况。类似的安全(保障)义务也产生于那些自愿对他人负责的个人或组织,包括无合同基础而承担责任的情况。”[2]从我国立法实践来看,法律、行政法规大量地规定了各种具体情况下经营者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而合同法却没有对此做出明确的列举性规定,因此将我国经营者对服务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原则上确定为法定义务比较妥当。基于此,我国应当尽快完善对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的规定,有必要在民法中确认经营者的这一义务,在各种具体法规中对不同情况下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具体内容和认定标准做出规定。即使当事人之间的合同没有规定此义务,规定不明确或者当事人的合同条款排除了法定安全保障义务的适用,均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处理。
当然,在特别情况下,当事人之间可以通过合同约定经营者应当履行的安全保障义务。这些情况有:法律没有规定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当事人之间的合同对此约定;当事人之间的安全保障义务高于法律规定的要求;经营者单方承诺安全保障义务高于法律规定的要求,相对人默示方式接受这种承诺。在此时,安全保障义务具有约定义务的性质。
(2)安全保障义务是法律要经营者承担的最基本的义务,是对经营者的最低要求。消费者和经营者可以通过合同规定经营者更加严格的义务,比如要求经营者提供安全舒适的服务环境,如果没有这一类约定,至少也应当符合最低的要求,即经营场所必须是安全的。因此安全保障义务原则上是基础性的,但例外情况下表现为附随义务。虽然合同义务主要是由当事人协商而定的,但法律为了维护公共秩序和交易安全,也为当事人设定了一些必须履行的义务。大陆法系的判例和学说,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提出了附随义务,包括保护义务、注意义务、告知义务、照顾义务、忠实义务与返还义务等。 [3]
(3)安全保障义务经营者必须履行,这要求经营者为积极的作为行为,保障消费者的人身或财产安全。经营者的消极不作为行为往往构成对安全保障义务的违反,如经营未采用符合安全规范要求的设施或设备、不设置必要的警示或不进行必要的说明、当消费者人身财产发生危险时见死不救等。
二、 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的主要内容
服务场所具有安全保障义务,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有关的法律法规的规定和依据诚实信用原则,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内容有:
1、 建筑物和设施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
服务场所使用的建筑物、配套服务设施、设备应当安全可靠,有国家强制标准的应当符合强制标准的要求,没有国家强制标准的,应当符合行业标准或者达到进行此种经营所需要达到的安全标准。首先在建筑物的主体结构方面,经营者所使用的建筑应当符合《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的规定,在投入经营使用前必须经过建筑行政主管部门验收合格。其次符合消防方面的法律法规,要求经营者在服务场所内配备必要的消防设备并保证它们一直处于良好状态。《消防法》规定:“歌舞厅、剧院、宾馆、饭店、商场、集贸市场等公众聚集的场所,在使用或开业前,应当向当地公安消防机构申报,经消防检查合格后,方可使用或开业。”再次,建筑面积、室内装饰等必须符合相应的经营规模的要求等。
这些“物”的方面的安全保障要求,可以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在经营者开业前进行审查,看是否达到有关安全标准,作为其能否开业的一个重要条件。另外,建筑物及相关配套设施还必须由经营者经常的、勤勉的维护,使它们一直处于良好的运行状态。比如,灭火器材要有时换药粉;安全出口不能上锁以免影响紧急疏散;行人通道要安全等。只有这样,餐馆经营者在硬件上才能给消费者一个安全的消费环境。
2、消除内部的不安全因素,为消费者创造一个安全的消费环境。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的服务内容和服务过程应当是安全的,如果存在对消费者人身或财产造成损害的危险,就属于内部不安全因素,如食品不符合卫生标准、就餐环境不清洁等,应当消除。
3、不安全因素的提示、说明、劝告、协助义务。经营者应当对各种可能出现的伤害和意外情况等做出明显的警示。比如,刚刚做过清洁的地板较滑,应当明确警示“地板未干,小心滑倒”字样的警示,餐馆对可能出现的危险应当对消费者进行合理的说明,这样的警示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安全所必要,也是为了公共利益的要求。经营者对于可能出现的危险应当对消费者进行合理的说明,对于有违安全的消费者应当进行劝告。
4、对于已经或者正在发生的危险,经营者应当进行积极的救助,以避免损害的发生或减少损失。当消费者在经营者的服务场所受到外来侵袭发生危险时,经营者的保安及其他工作人员,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避免或减少损失的发生,如公共场所发生火灾时,餐馆经营者的工作人员应有组织地引导在场人员疏散;有消费者发生摔倒或被烫伤等情况时,工作人员应立即送往医院救助;帮助消费者共同对付发生的危险或正在侵袭的歹徒,拨打急救电话等。 [4]
三、 判断餐馆是否应当承担安全保障责任
经营者在经营时,要严格履行上述义务,如果他们已经履行了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则即便消费者在消费时受到侵害,经营者也不用对受害人承担侵权责任。因为,经营者履行了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即表明其行为没有过失;如果经营者没有履行或者没有很好履行所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导致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经营者就要承担侵权责任,因为,没有履行义务或者没有严格履行义务推定主观上存在过错,应当对自己的过错行为承担责任。在本案中,原告认为了被告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导致自己身体和精神受到损害,被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而被告则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在本案中,被告餐馆经营者是否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就成了法官关注的主要问题。
关于被告是否尽到了注意义务,我们应当采用“善良管理人”的标准来判断,也就是作为善良的有理性的行为人的应尽到的义务的标准,这种标准要求作为被告的行为人在保护原告免受侵权行为损害时达到其他同样或者类似的行为人所能达到的标准;如果他们已经达到了此种行为标准,其行为没有过错,不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没有达到这种标准,其行为存在过错,应当对原告承担责任。在侵权责任中,民事过错是以抽象方式确立的,它不是参照某种单义的、完全虚构的行为标准,而是参照那些与责任人同类性质同类资质、同种能力和处于同样境况中的人的理性的行为标准。 [5]
按照民事责任的承担,一般分为过错责任、无过错责任、公平责任三类。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做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这一规定表明,经营者作为善良管理人还必须履行注意的义务。倘若经营者作了不该做的事,或者该做的事没有做,就应当承担过错责任。从理论上说,如果经营者该做的事都做了,即便发生第三者加害的情况,经营者也不应当负责。
设定经营者场所安全责任的本意,是为了促使经营者提供足以保障消费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服务,而不是苛求经营者担保不发生任何事故。即使有事故发生,经营者只应当就其有过错的事由承担民事责任,如果把经营者的责任扩大为无过错责任,对经营者的要求就不切合实际,势必增大经营者的负担。当然,安全保障涉及到许多专业问题,消费者难以查考,消费者诉经营者未能尽到场所安全保障责任的案件,应当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由经营者证明自身无过错方能免责。为此,消费者的人身、财产在经营场所受到损害引起的诉讼,笔者认为经营者的举证责任一是管理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二是经营者已经尽到安全保障责任。
在本案中,是否责令被告餐馆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主要看被告在保护原告的人身安全方面是否尽到了其他餐馆在保护自己的顾客方面所尽到的注意程度,是否遵守了其他餐馆在从事餐馆活动时所遵守的惯例。如果被告在保护原告方面已经尽到了其他餐馆在同样或者类似情况下尽到的注意,它们不应当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否则,就应对原告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所使用的场所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办公建筑,只是一个商业建筑,不适用办公建筑设施规范,应适用商业建筑设施规范。在商业建筑设施规范中对踏步有明确的规定。实际上,台阶的高度没有最小值的设置,只有最大值的设置,从一审认定的照片来看,被告的现场高差刚好达到二级台阶的标准,所以被告台阶的设置是完全符合国家的标准。但尽管建筑物达到安全标准,但是被告所管理的食街地面离门口附近有两级约6公分的台阶,该台阶位于室内地板,地面灰暗,存在着可能危及人身安全的隐患,被告在该台阶处没有标明明确的危险警示,也没有向原告作出真实特别的说明,导致原告就餐离开时在门口台阶处摔倒受伤。虽然被告在出事台阶附近竖立有“小心地滑”的警示牌,但原告不是由于地滑导致摔倒,该警示起不到告知消费者走路踏空可能危及人身安全的警示作用。而且,即使有此警示,但仍不能确定能够足以保障消费者人身安全时,经营者应当采取相应的措施,排除可能危及消费者人身安全的隐患。所以,虽然事后被告对原告进行了积极的救助,立即送她到最近的医院进行治疗,在住院期间进行了探望,但这并不能否定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根本上被告没有保证其提供的服务符合保障原告人身安全的要求,造成原告的人身损害。其次,在本案中,被告认为上诉人摔伤完全是她走路精神不集中导致脚下失足,没有充足理由,没能证明管理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因此应当认定被告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四、经营者安全责任的限制和免除
经营者所承担的安全注意义务的范围应当是在合理有限的范围内,如果对义务人课以过重的拘束负担,不但不利于该行业的发展,而且会影响社会公众的整体利益。发生以下情况,经营者可以不承担责任:
1、正当防卫、紧急避险、合法行为等。
2、 受害人同意。
具体而言,由于受害人已事先明确表示自愿承担某种不利后果,对在该自愿承担范围内所受到的损害,餐馆享有抗辩权,不承担民事责任。但这种抗辩权并未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普遍效力的抗辩。在大陆法国家,受害人同意不构成一种抗辩;在英美侵权行为法中,不存在统一的“受害人同意”的抗辩,过失侵权情形适用“风险自负”的规则,原告事先同意解除被告针对原告的行为所生的义务,承担因原告的作为或者不作为的行为而导致的对原告的已知的风险。
3、受害人自身过错行为。
受害人过错作为一种免责事由,在我国的民事立法中是有明文规定的。《民法通则》第131条规定:“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作为消费者,也有对自身安全尽注意的义务。本案中,原告脚穿5厘米的高跟鞋,走路时更应该多加注意,其作为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成年人,疏忽大意也是其受伤的原因之一,因此也存在一定的过错。根据侵权行为混合过错原理,被害人存在过错的,侵权人可以就对方的过错部分免除责任。根据双方的责任,判决由上诉人承担30%的次要责任,被上诉人承担70%的主要责任,是符合法律符合情理的
 
[返回]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 445 号越秀城市广场北塔 26 楼    总机:8620-83548551;83542661    传真: 8620-83547622
版权所有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    粤ICP备11048177号-1
    技术支持:今网科技